您所在位置:中华爱国网【北京中心】 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唯一官方网站
中爱网首页
中爱联介绍
中华要闻
科学发展
爱国要闻
热点视频
爱国工程
中华财经
人物访谈
军事在线
海外华人
体育娱乐
中华公益
书画篆刻
美丽中国
收藏鉴赏
中华品牌
文化强国
建国系列 >> 教育强国 | 爱国教育 | 学校团体 | 先进个人 | 爱国书刊 |
中爱联理事会员查询
中 爱 联 介 绍
名誉主席 | 我会顾问 | 我会领导 | 理事
常务理事 | 我会机构 | 重大会议 | 会员
[更多详情]
热点视频 视频聚焦 精彩视频
见证日本侵华历史的罪证
北京获得2022冬奥会举
60、70、80年代的记
红五角助学计划在行动
☆ 新 春 贺 词 ☆
2016年新春贺词
紧急声明
致全体会员的一封信
公告
金融投资家程道兴守护“中华魂”
——
发布时间:2017-06-17 | 关键词: | 来源: 字号:  
 
金融投资家程道兴守护“中华魂”


                                                                                               文/程得元  编辑/金娥
“程林文化园”
       时间跨度为13年的宏大的“程林文化园”工程,随着丁酉年清明节开园大典宣告完工了。
        窗外梨花盛开。程道兴与我相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做完这件事,我就可以了却多年来的一桩心愿了”。
        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程颢、程颐二兄弟是杰出的代表人物。按照学界的一致评价,他们是我国北宋时期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理学奠基人,被世人称为“二程”。二人继承圣学,创建洛学,奠基理学,上承孔孟,正传朱熹,其学术思想在中国思想哲学史上居主导地位近千年。孔子乃至圣先师,二程乃理学宗师,是孔孟之后能与之相并论的旷世大儒。二程创立“天理”学说,形成了宋明理学的思想体系,开辟了中国儒学发展的历史新阶段,是中华思想文化发展的重要环节,“对中国思想文化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为传承和发扬中华传统文化做出了重大贡献”。
        程林是宋帝赐给二程的墓地,位于洛阳伊阙南白虎山下,“文革”中地面遗迹几乎尽毁。作为伊川公程颐的后人,兴亚集团董事局主席程道兴年轻时就发一宏愿,将来若有机会,一定倾己财力、心力恢复重建二程墓园。后来,党中央提出了“文化强国”“文化兴国”“文化复兴”战略规划,在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2004年九月,该项目正式立项、考察论证、规划设计动工,作为国内知名金融投资家的程道兴先后投入数亿元,筚路褴褛、夙兴夜寐,终在13年后的清明节前夕,完成此项重大工程。  
这是二程墓园有史以来第5次大规模重修。与前几次的官方重修有着根本不同的是,此次恢复重建所依财力物力,全由程道兴一人慷慨解囊捐资兴建。这座文化园建筑用地300余亩,园林面积1万余亩,包括程林拜祭区、程庙纪念区、书院文化区三部分,里面分布着神道、祭坛、享殿、祖庙、圣殿、书院、碑楼等诸多建筑群落,古意盎然、气势宏伟,被称为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儒学文化园林、中华理学圣地,“完成了中华民族近千年的夙愿,实现了皇家近千年来的祠庙规制”,无怪乎有关方面会称其为又一标志性的中华文化工程。
         程道兴做这件事情,我知道,和他过去兴办学校、捐建寺庙等行为一样,全出于内心自然的发愿。“有补于天地之缺者曰功,有益于世教者曰名”,以我长期和他的接触,我一直坚信,像他这样葆有孝义古风的企业家,才是真正继承了中国传统士绅精神的企业家,于今可算是凤毛麟角。就冲这一点,这个人就很了不起。

“母    训”
        我一直想知道,几十年前,当程道兴第一次看到二程墓园破败的景象时,他为什么会发那样一个宏愿。
        二程墓园位于现伊川县城西侧1公里处,始建于公元1090年,里面葬有程颢、程颐和其父亲程珦等人。当年,二程死后,宋哲宗为示尊崇,赐坟地祭田2120亩,立三先生祠。园内有翁仲、石马、石羊、石虎等,历史上的每年春秋大祭,河南府知府、嵩县知县等地方官吏必亲临主祭。但由于兵荒马乱和其他原因,二程墓园屡遭毁坏,到上个世纪70年代,整个墓地只剩下40余亩,里面尚有500多棵古柏。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年轻的程道兴来了。他那时在陆军一二七师服役,驻地就在二程墓园旁,也许冥冥之中有着上天的安排,作为程颐的第三十一代世孙,他似乎专为自己的祖先守墓而来。每当一天的训练结束暮色苍茫,或者节假日整个营地静寂下来,他就会一个人步入园中,靠着石羊、石虎坐下来,或者在几位祖先的墓前伫立,一次又一次无声地和他们对话。附近的村民赶着牛羊在里面放牧,也许让他们不解的是,这样一个差点被完全毁掉的墓地,怎么会有一个军人常来光顾?
        这时的二程墓园,没有围墙,荒草凄凄,满地牛粪、羊粪,整个神道、碑林七零八落,据说一些石头、材质被搬去修了水库。二程生前,门下弟子无数,演绎出“程门立雪”“鲁台望道”“如坐春风”等典故,当时的士人显贵纷纷向两位旷世大儒表达崇敬之情;二程死后,近千年间无论如何改朝换代,园内的香火一直缭绕不断。何以到了新时代,一场“批林批孔”运动,就将所有儒家所宗打倒在地呢?
        那时候的程道兴,几乎是本能地意识到,自己的祖先,作为长期影响中国历史的人物,也应该得到后人特别是他们这些嫡传子孙的最基本礼遇。所以,他那时候就想,将来若有机会和财力,一定要想办法恢复重建。历史,就是这样选择了程道兴。一个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守望的经典姿态,也就这样诞生了。我一直认为,假如他参军的地点不是在二程墓园旁边,假如他没有在服役期间对自己的祖先有一个日夕相守的近距离,那么,他在三十多年后所下的决心,就根本不会有那么大。
        当然,这也与程道兴从小受到的严格家教分不开。在他老家兰考县盆窑村的旧宅中,分别立着8块石碑,上面刻着程道兴手书的“母训”,主题分别是:做人要勤奋,同情穷苦人,做人不能自大,做人交朋友要忠要义,不取不义之财,做人要孝顺,要读书有文化等。除此之外,旁边还有一块碑,上面同样刻下程所手写的16个字:“不忘母教,立志创业,发奋图强,回报社会”。
        此“孝”,后来就豁然开朗生发出诸多“大孝”。
“心血之作”
         2017年4月3日上午,程林文化园正式建成开园。程道兴陪着一干名人政要,在近千人的簇拥之下为自己的“心血之作”剪了彩。
         我们看到,这里面既有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河南省委原书记徐光春,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省政协原主席王全书,又有解放军总后勤部原政委、上将张文台,中华文化促进会名誉主席、文化部原副部长、全国文联党组书记高占祥,还有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王石,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省政协原副主席陈义初,等等,可谓高朋满座、群贤毕至。
        13年中,他一直盼望着这一天。此前,他告诉我,当这个浩大的工程完成之际,他“内心百感交集,有一种说不清的味道,想放声大哭一场”。而真到了“了却心愿”这一天,他的脸上又分明洋溢着微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想想看,这13年里,整个伊川县历任4位县委书记、5位县长,他能坚持下来,让二程文化园避免掉“半拉子工程”的命运,殊为不易。
        “强国先强民,强民先强魂”。实际上,程道兴能复建程林文化园,也与党和国家对文化及文化产业的重视分不开。党的十六大以来,我们党始终把文化建设放在党和国家全局工作重要战略地位,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实行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促进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共同发展。到了十七届六中全会,更是提出“文化强国”战略,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弘扬中华文化,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近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泱泱中华,历史悠久,文明博大。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历史中创造和延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本质是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倡导传承、复兴传统文化。
        河南,核心战略定位之一是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一段时期以来,各地文化产业建设如火如荼,但在传统文化发掘的广度、深度和推进力度上,尚缺乏更多的成熟的典范样本。程林文化园的建成,无疑恰逢其时,将河南历史文化遗迹的开发保护和传统文化的系统挖掘整理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许嘉璐先生曾对此撰文:“今日之书院讲堂宽广,经阁高耸,斋舍对峙,宜育才学。广场宽阔平坦,二程雕像、牌坊巍峨矗立,坟山翠柏郁郁,坦墉焕然聿新,历史文化内含丰富;程林里坟茔神道平直,翁仲夹列,翠柏繁茂,庄严肃穆;祖庙殿宇翼翼,雕梁画栋,塑像俨然,碑碣林立;不惟为世界各地程氏宗亲寻根祭祖之所,亦为广大民众追思先哲圣贤、体验理学之圣地,庶几可为留住历史根脉、为传承中华文化和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做出些许贡献”。
        应该说,这也是我迄今所见过的修建最为成功的名人遗址之一。说其成功,关键有两点:设计大气、有匠心、崇古而不泥古;舍得投入,按高标准修建。
        这座程林文化园,程道兴原计划出资1.1亿元即可建成,但随着工程的升级扩建,最终完工时,程道兴已累计拿出了数亿元。他对于工程“严要求,高标准”,比如邀请郑州大学作为设计单位,先后考察了山东孔庙等众多儒家宗祠,多次反复论证后才最终敲定方案。而所有的施工工作,全由程道兴和属下监管,等整个工程结束后再捐赠、移交给伊川县政府。
        所以他会对我讲,这是他一生所做的最为精彩最有价值的事,他“为祖宗、为社会尽了一份力”。

“绵薄之力”
        说程道兴为修建程林文化园而不吝惜金钱、人力和物力,并不夸张。作为河南省最为成功的金融投资家,他的创业经历和发家史堪称一部传奇,至今他拥有的极为独特的金融投资财技和由此而积累的财富,河南本土还鲜有人能比——他曾是中国民生银行最早的创始股东之一,也曾是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第五大股东,同时还是宁波银行、中信证券等金融单位的大股东,所以,若说谁是河南乃至中国最牛的隐形富豪,那么,程一定是无法避开的人物。
         资本实力这么雄厚,拿出数亿元为自家的祖庙贡献一份“绵薄之力”,也许根本不在话下。不过,按照常规的逻辑,这笔钱,连同他曾捐出去和即将捐出去的,毕竟数目巨大,外人一般难以理解。曾有一次,程和几个银行界的朋友一起乘高铁到外地,当他说起要拿出几个亿修复程林文化园时,那几个人都吃惊地瞪大眼睛,认为他把这么多的钱投向如此一项“没有任何回报”的文化项目,一定是被什么迷惑住了。
         遇到这样的场合,程道兴都不愿过多地解释什么。在他那里,这样的事,决定下来只管去做就是了。据此,他说他重建程林文化园,是为完成“几十年前就认定的一种使命、一种责任”——补天地之缺,也在延续程颢程颐“有益于世教”之名。无怪乎身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的夏挽群先生会拉着他的手说:“道兴啊,你这是为中华民族,为全世界华人,为炎黄子孙修建了一个可以下跪磕头,可以朝圣的地方啊。”也无怪乎他的许多朋友称赞他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恩泽后代,流芳百世”。
       “我们的魂,不能丢啊!”这是他说的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中华爱国网版权所有 中华爱国网授权北京爱国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运维单位 邮编:100048 邮箱:zhagw0111@126.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5号紫竹院清代行宫 电话:010-57170111 010-57220111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09045148号-2/京ICP备09045148号-3